狂来轻世界——书法家孙蒋贤先生
分类: 名家作品鉴赏 热度:536 ℃

孙蒋贤简介
孙蒋贤,男,汉族,生于1958年,别暑黄土山人,甘肃庆阳人。2008年结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硕士研究生班,2010年结业于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硕士研究生班,2012年结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王乘工作室硕士研究生班。曾获“中国骄傲苐八届时代杰出书画家称号,《中国书法》百强榜等。作品在全国展览获奖多次并收藏于海内外。现为独立书画人。
狂来轻世界
——书法家孙蒋贤先生
文/停云留月
酒是有性格的,他不会因为品尝者的心情而改变。
蒋贤就是上好的烈酒,浓烈得让人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拒绝。但只要你轻轻呷上一口,然后细细地品咂,你就会觉得入口刺舌,到喉咙发热,入心回甘。一环一环,渐渐地会温暖你的全身,你会为他纯正、地道的“品质”“真情流露”甚而忘情。最后你会把他的名字记在脑里,留在心里。
蒋贤是个灵魂附体的人,他的可贵在于他一直都与自己的灵魂相偎相依,不相背离,而我们不一样,我们大都魂不附体,或者说躯体与灵魂背道而驰。他不同,他是活在自己的性情里,从不刻意克制自己,一任自己的性情生活、处世、做文、为艺。在多数人看来,他直接、率性,有时近乎狂妄。
尤其在有酒助兴的状态下,更是“目空一切”。品评古今大师名家,无所忌讳的针砭时弊,当着众人的面让你尴尬、找不着台阶下。而他总是一幅若无其事、悠然自得的神气,天南地北,侃侃而谈。但只要你不温不火的仔细聆听,就会为他深刻独到的见解而深思、而自问。如同烈酒,入口入喉甚是辛辣,然而当你慢慢品味时,却又觉着其味悠长,使人浑身通泰。
蒋贤自号“黄土山人”,一介布衣,不问功名,只寻诗酒。酣畅淋漓之际,诗句总是脱口而出。“笔墨起波澜,真情在世间。纵横十万里,上下五千年。壮散君胸意,舒怀我胆肝。留得一半句,后世可闲谈。——《酒后遣兴》”“北抱琵琶寨,南衔董志原。脚登环江水,头枕凤尾山。苍龙双盘绕,玉带两绞缠。公刘作耕处,周室八百年。——《题凤城》”这都是他酒酣之作,信手拈来,大胆狂放,豪迈磅礴,气势不凡。
每与蒋贤一起,我就会想,要是没有他,没有这个没有遮拦的灵魂的坦荡,我们是不是还不能清醒地看到自己包裹的有多严实,掩藏得有多深,还不能意识到自己近乎迟钝的灵魂早已没有了炽热和激情,没有了心灵深处的感动和真诚,我们的躯体是不是将永远跟自己的灵魂分离。
蒋贤善酒,亦善狂草。看他的狂草作品,感觉只一个字:狂!太狂了,人狂,字更狂。或者,还可用八个字来形容:飘飘洒洒、浩浩荡荡!他的狂草已经不完全属于阅读范畴,更多的,是那种悠长而深邃的审美范畴。它是一个磁场,一种感应,既实在又虚幻。你可能不认识每一个字,但绝不会影响你去感受它的洒脱与灵动。“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恍恍如闻神鬼惊,时时只见龙蛇走”。就是这种感觉,对于蒋贤的狂草,我觉得也只能用李白这种诗化的语言去描绘。因为,狂草,本身就是诗,是激情之流动、灵魂之呼唤。
蒋贤喜酒后作书,往往当着众人之面,铺纸挥毫,激情迸发,旁若无人,纵横捭阖,几十字甚至上百字带着呼啸而至的酒气,骤然而降,激越潇脱,酣畅淋漓。站在他的作品面前,能够真切地感受到一种激情的荡漾。甚至没有过渡之笔,一开始就使转如飞进入驰骋状态。他的情绪调动极快,笔性良好,心手双畅。起始用笔用墨含蓄、温润、委婉、飘逸。疾驰中有斯文气,笔画夸张有限,放而不狂,动而有节。
而随着节奏的加快,情绪的高涨,酒助胆气,兴借酒力,激情、张狂、奔放,线条密不容针绵延而下,忽左忽右,忽重忽轻,忽聚忽散,忽干忽润,忽瘦忽肥,忽方忽圆,忽长忽短,肃杀枯劲、凌厉冲动,颐指气使、骇目惊魂。墨气苍茫,迅疾之中,落墨已失常规,甚至他本人也无暇顾及,任笔为体,聚墨成形,狂风急雨,惊雷激电,变化万千,一泻千里。“狂来轻世界,醉后得真如”,就是直接与婉约、枯涩与滋润的对比,亦枯亦润,枯润兼有。细读之则字字奇绝,个个灵动,笔笔精妙。令人百看不厌,见而忘俗。
蒋贤的创作是一种炽热的创作,是一种真性情的自然流露,是骨子里溢出的东西,是一个纯爷们的浩然之气。他从不做作,兴来挥毫,情绪在短期内达到高涨,笔下的线条作着大胆的夸张,甚至变古雅之意,成诡异之形。用笔、用墨,结字、章法往往出人意料。他笔下的山水、狂草、甚至小楷,都能让人耳目一新,甚至刺目惊心。所以,他的作品总能给人视觉和心灵上的震撼,总能让人内心产生强烈的碰撞。
人们常说,狂草书家是具有浪漫主义情调的,敢于放荡不羁,亦敢于纵笔无碍,使性情和笔性都达到每一次书写的高潮。过于理性、守法的书法家,对于狂草是望而却步的,因此,狂草历来就少。就这个层面上讲,就不难理解蒋贤为什么总让人觉得“狂来轻世界”了。但是,草书者仅仅具有豪放率性的个性和狂放不羁的气概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忽略书法的基本功,就可以将传统置之脑后。事实恰恰相反,蒋贤是一位用功极勤的书法家,有着几十年的扎实功底。他对书法的刻苦和痴迷常人难及,他的狂草,虽率意恣妄,千变万化,但终不离魏晋法度、唐宋气韵,绝不是胡写乱画,信马由缰。
蒋贤热爱艺术、热爱生命,珍视艺术、珍视生命,所以不肯耗费,不肯枉度,不肯苟存,不肯平庸,不肯亵渎,不肯停下脚步,不肯看年华惨淡……,在追名逐利的世俗中,在别人异样的眼光里,他天马行空、我行我素,执著、坚定、沉静地在素宣上挥洒着自己的性情和灵魂。
作品欣赏

标签:

上一篇:当代草圣——林散之书法作品 下一篇:《小说选刊》副主编李晓东:渭源,记住乡愁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