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色之美|印象主义画家莫奈的风景画作品赏析
分类: 书画故事 热度:354 ℃

十九世纪下半叶在法国诞生的印象主义画派,是一个产生过重大影响的画派。克洛德·莫奈(ClaudeMonet)是这个画派最著名也最典型的代表。

法国画坛从十九世纪以来一直存在的两种倾向和两种趣味的冲突与斗争,到了十九世纪下半叶变得更加激烈了,在讲述马奈艺术的时候,我们已经谈过了这个问题。当时,以学院派头面人物为首的一批著名画家,自认是古典艺术传统的捍卫者。他们用冷冰冰的态度和熟练的技巧,在早已被人们画烂了的远离生活的题材中制作出一幅又一幅毫无个性的作品。
甜腻的裸体维纳斯,面容庄严的达官贵人肖像,迎合了资产阶级上层的爱好和虚荣,使他们的作者备受青睐,成为控制画坛的权威。另一方面,在库尔贝伟大榜样的启示下,新一代的画家深深反感法国画坛这股保守和堕落的风气,力求忠于自己的感受去创造当代的艺术。这批画家就是马奈同时代的一批年轻人,他们与马奈一起向学院派沙龙画家们,向流行的占统治地位的艺术趣味,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在斗争中,这批被称为印象主义的画家忍受着无情的嘲骂、普遍的冷漠及贫穷的折磨,表现出了惊人的毅力。经过他们不懈的努力,那种追求从新的角度用新的语言讲述新的事物的创作心态开始确立起了它在艺术发展历程中的地位,并赢得了人们的尊重与理解。印象主义画家成了开路先锋,桂冠终于落在了他们的头上。无论是从推动艺术发展的角度来看,还是从他们艺术本身的成就来看,印象主义画家都称得上是伟大的一代。


印象主义画家的创作尽管并不仅仅局限在风景画的领域内,但是他们创作的最重要方面,他们创作方法的最基本特点以及他们创作的最光辉的成就,无疑是在风景画上。
在印象主义绘画中,选择克洛德·莫奈的名作《日出印象》(1872年)来介绍,就是基于上述种种原因的。
这是一幅风景画,它描绘的景色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在清晨,海面上浮动着几艘小船,天空中一轮红日正在冉冉升起一切都这么普通,人们只需要用眼睛观看。
《日出印象》
从十七世纪起,作为一个独立画种的风景画就出现了,也产生了专门从事风景画创作的画家。但是绝大部分的风景画家都是借助于习作和草图,在画室中再经过认真地推敲、加工来创作他们的风景画。


一般而言,这样创作出来的风景画侧重于自然形态的空间、质感和体积的表现,反映的是自然景色比较固定的特征。只有到了莫奈等印象主义画家的笔下,上述情况才得到根本的改变。大自然在室外阳光照射下那无比丰富的色彩变化、那生动新鲜的感觉才成为风景画的唯一主题,一个前所未有的光色世界出现了。





莫奈在《日出印象》中着力展示的是大自然一瞬间的景象,它的光色之美。
在传达对这日出景色的生动印象之际,莫奈摆脱了那种精心刻划每一个微小细节、尽力要交代清楚自然万物形状的传统画法的束缚,他把整体的生动而又新鲜的感觉放到首位。莫奈寻找着沐浴在光流之中的自然在清晨时种种细微的色彩,捕捉着它们的冷暖变化和相互间的关系,用看似不经意实则准确地抓住本质特征的敏捷笔触把大自然变幻不定的光色效果固定在画布上,留下了瞬间美的永恒图景。
海水的波动、红日的倒影、在曙色中显得沉暗的船和船夫以及它们整体上形成的那黎明日出之际的动人景象,这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那么生动,那么清新;我们仿佛就站在岸边,呼吸着海面飘来的凉爽空气,目睹着在一派静寂之中,红日渐渐升腾时大自然那无比壮观的场面。
莫奈深通色彩的奥秘,也懂得暗示的作用。他用蘸满着并不怎么调和的色彩的画笔,在画布上摆弄着一个个概括性很强的笔触;这些自由奔放的笔触构成了那看起来好像十分草率的物象,但恰恰是比那种连每一块船板上的木纹都勾勒得明确无误、那种如同教科书中插图的画法更真实地传达出日出之际的神韵。尽管只暗示了一下,一切却显得那么恰到好处,只要看看那飘在水面的小船和它投在水中倒影,就能对这种画法有一种深刻的理解了。不妨说,这是一种接近中国画写意手法的表现形式。
为了使大自然显示出它真实的面貌,让画面上有种通体放光的感觉,扫除掉那笼罩着过去绘画作品的沉暗的棕黑调子,莫奈大量运用了光谱上的色彩。他明白颜色一经调和就会减弱它们的明度,死死调配出来的色彩远不如未经混合的色彩响亮,于是他采用了一种新颖的手法,以不太调和的明快色彩笔触点染画面,让这些反射着不同角度的光的小色块经由观者的视网膜混合成形,构成某种色彩感觉。这就有点儿像印刷品的色彩网点那样。这种画法大大加强了色彩的明度,增强了画面上光线的感觉,使画家笔下的大自然真的如同我们在室外看到的样子了。每一位走进过西方美术馆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从印象主义以前的绘画展厅出来再步入印象主义绘画的展厅,眼睛会立刻为之一亮,就像从室内突然跑到室外的阳光下一样。
正是通过莫奈的《日出印象》及其他风景画,通过他慧眼独具的艺术,我们再次认识了大自然;摆脱掉过去风景画留给我们的成见,我们加深着对它的无限生动的美的体验。



众所周知,莫奈在绘画史上素以目力敏锐著称。巴乌斯托夫斯基在他那本动人的著作《金蔷薇》中讲述了一个颇有意味的故事:莫奈居住在伦敦期间,创作了一幅表现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油画,画面上这座哥特式建筑物在雾中若隐若现。伦敦是个多雾的城市,当它的居民看到这幅风景画时感到异常惊愕,雾怎么画成了紫色调的?它分明是灰色的嘛。可是后来这些愤愤不平的人再走到伦敦街头仔细观察之后,他们平生第一次发现了伦敦的雾的的确确是紫色调的。
莫奈这幅富于创造性的美妙动人的风景画展出之际,它获得的是马奈曾遭到的那种冷嘲热讽。1874年春天,莫奈和他的志同道合的伙伴们为了对抗官方沙龙,大家共同举办了一个独立的作品展览会,《日出印象》就陈列在这儿。参观展览会的批评家指责它说“就连粗糙的糊壁纸也比这海景更完整些”,正是由于这幅作品,批评家把这个展览会称之为“印象主义展览会”,对全体参加者一一加以奚落,由此印象主义就同以莫奈为首的这批离经叛道者联系在一起了。
莫奈1840年11月14日降生在巴黎,五岁时随同父母迁居法国海港城市勒·阿佛尔,他的父亲在这儿经营杂货买卖。在勒·阿佛尔读书期间莫奈曾向达维特的一位门生学习素描,他那时画的漫画最早显示了他的绘画天赋。早年对他影响最大的画家是风景画家布丹,后来他忆起这位老师时曾指出:“如果我能成为一名画家,这应该归功于布丹。”



当莫奈及其伙伴们在画室里照着模特儿如实写生时,格雷尔生气地喊道:“普拉克西特列斯(古代希腊最杰出的雕刻家)从一百个模特儿身上挑选出最好的东西创造出了杰作。你们画画的时候,要时刻记住古希腊的美。”当天晚上,莫奈对他的朋友说:“咱们走吧!这个学校会害死咱们的,这里没有那最要紧的东西---真诚。”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莫奈的艺术开花结果了。《庭院中的妇人》(1866-1867年)、《蛙塘》(1869年)、《喜鹊》(1870年)、《威斯敏斯特桥》(1871年)、《日出印象》(1872年)等作品都是体现他新的艺术风格的精彩之作。贝特·莫里索有一句名言描述莫奈绘画那种令人赞叹的阳光感:“一看到莫奈的作品,你就知道阳伞应该朝哪一面打。”《庭院中的妇人》一画中妇女的阳伞上就洒满着强烈的阳光,恰恰为这句名言提供了鲜明的佐证。
从1872年起,莫奈居住在风景迷人的阿善特依有四年之久,他改装了一艘游艇,把它作为飘动在水面上的画室,在大自然中直接写生创作风景画。这种作法令马*奈着迷,他特意画了一幅表现莫奈在游动的画室中写生的作品,这件作品也透露了马奈受到典型的印象主义技法影响这一事实。

直接在外光下写生创作,这种方式是印象主义画家的一大创举。它有助于捕捉自然界的千变万化的瞬间面貌,也有助于保持画家生动的感觉和清新的印象;另一方面,它也促使印象主义画家改变绘画的手法,由于再也不能耐着性子在画室中反复推敲,他们采取了一种即兴的、速写式的画法,敏捷地抓住那主要的东西。这种方式加上光色的卓越运用就构成了印象主义绘画的基本艺术特征。《阿善特依的游艇》(1872-1873年)、《阿善特依的桥》(1874年)等作品,是莫奈这段生活的生动纪念。明亮的阳光、颤动的空气、粼粼的清波、耀眼的白帆..一切都有力地抒发着莫奈诗般的情怀。
1879年,莫奈的妻子病故了,他的支持者也破了产。紧接着,出版商夏邦第埃为他举办的个人画展遭到了彻底失败。这一阶段,可以说是莫奈一生中最为阴暗的日子。
八十年代起,印象主义画家团体开始消解了,有些人渐渐走上了其他的道路,但是莫奈依旧坚守着自己的阵地,正像他回答记者提问时说的“我仍然是,而且永远打算做一个印象主义者。”从创作于这个时期的《朝右方打着阳伞的妇人》(1886年)可以作为他上述态度的具体体现。
莫奈漫长的一生,使他得以看到印象主义的辉煌胜利。1900年举办的世界博览会确立了他作为最伟大的当代画家的地位。莫奈和他的同道们的作品成为人们热心追求的珍宝,历史终于把成功和荣誉赋予了这不屈不挠奋斗的一代画家。










莫奈把整个身心都投在这个池塘和他的睡莲上面了,睡莲成了他晚年描绘的主题。此后27年里,他几乎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个主题。
莫奈在他绘画生涯中是按布丹说的话去做的,因为在他的内心里充满了对大自然的热爱。他在视觉观察方面无疑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天才,热爱大自然,亲近大自然,让莫奈成为名副其实的印象主义画派最著名也是最典型的代表。

标签:

上一篇:著名书法家郭龙先生作品欣赏 下一篇:朱见深:不称职的皇帝,出色的画家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