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邮者应该如何看待发行量?
分类: 书画文化 热度:995 ℃


有些集邮者表面上对发行量不可一世,似乎集邮就该摆出一副是金钱为粪土的样子,不计较价格起伏,不计较亏损盈利,只是关注邮票本身,选题、设计、印刷,这才是真正的集邮者。
但事实是每当邮票发行量公布的时候都会成为焦点,尤其是发行量减少的时候更是会成为引爆行情的导火索。发行量到底有多重要?

没错,作为单纯的集邮者尤其是集邮小白,发行量多寡终究是多虑了,因为只进不出吗,邮票预定后还管他发行了多少,这也是邮政最希望看到的结果。大家都是傻白甜,汤姆苏,注重的只是外表,不注重本质。于是2015年开始邮票发行量猛增,各种邮票宣传广告层出不穷,尤其是热门题材。
记得2016和2017生肖票还引入了电视购物的宣传,可见发行量有多大。就是让广大集邮者更多的关注邮票本身,淡化发行量。有一段时间发行量公布的也极为滞后,甚至用两年的时间才公布完毕前一年发行量,这样的行为就是让广大集邮者无视发行量,想印多少就印多少。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三年,到了2017年很多邮票甚至是冷门题材发行量已经超过2000万,最终使得行情进入到崩盘边缘,就连邮政常年以来引以为傲的老邮版块价格也下跌了不少。
发行量上涨势必会造成价格下跌,2016年开始众多新邮疯狂打折,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2019年,最低折扣不到3折,绝大部分都在五折以下。这样一来,更多的编年票用于寄包裹、挂号信。
而且每年预定量越来越少,因为完全可以年底打折购买年册,为甚么非得面值预定呢。这下邮政坐不住了,这可麻烦了,打折编年票用于消耗是邮政最不想看到的情景,但受到社会舆论的制约,表面上还得装作可以使用,于是设置了不少障碍,千方百计的阻止你来使用新邮;而预定量的减少,直接影响了邮政的收入,预定不出去的,只能打折出给邮商,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于是从2018年开始发行量大幅缩减,但由于2015-2017三年的增量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基数,尽管经过2018-2019两年的减量,很多新邮依旧打折,有了打折就会增加消耗,于是乎2020年依旧缩量,再加上今年疫情的影响,新邮根本就无法放出,终于今年发行的邮票到目前还没有打折的。
发行量是邮票价格的基石,这一点毋庸置疑。
口碑爆棚的1974-1984的JT不就是因为量少才有这口碑的吗?就算设计再牛啤,如果发行量为1992-1994年5000万至一亿的发行量,还有现在的价格吗?没有高价格的衬托,这几年的邮票还有这高逼格吗?
1985年之后设计和选题的确差了不少,但更重要的是发行量猛增。1984年最低发行量还只有103万(仕女图小型张),套票不到500万,到了1985年已经接近300万(梅花小型张),套票最低700多万,之后更是涨到了1000多万,这还让人怎么玩?
邮政也深知发行量的重要性,所以早就有了短腿邮品一说。早在1980年就推出了发行量仅2.5万版的中美小版张,只不过那个时候大家有眼不识金镶玉,错过了。之后又推出了盼盼、红佛小型张,发行量180多万,比当时小型张最低700多万少了很多。
到了编年时代短腿进化了,品种更多,除了小版张,还有无齿张、无齿小版、丝绸张、四联张、本票册、四方连风琴折、叠色张、与港澳连发小全张等,总之就是让这些套票以不同的版式呈现给集邮者,但比正常的版式发行量要少的多,从最初一两百万,到最少8万,总之让你觉得收藏上了就是超值,成就感油然而生。
可惜短腿已经玩烂了,JT时代十几年三四种短腿;九十年代两三种,而到了现在每年七八种,太多了。虽然每种发行量不超过50万,无论放到哪个版块都是少的不行,但品种太多,资金有限,价格总也没有大家预期的那么高,而且品种太多,很多人放弃了。
集邮者看重的是发行量,但短腿的发行量再少也入不了大家的眼。集邮者看重的还是预定套票的发行量,不关注发行量的集邮者可以用一句诗来形容,“穷达皆由命,何劳发叹声。但知行好事,莫要问前程”,说的是不错,但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大部分人还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作为凡人就不可免俗,最终发行量还是一个重要的信息为广大集邮者关注,邮政更关注,还要利用其调节市场,再创辉煌呢!

标签:

上一篇:翰墨书盛世,丹青颂祖国宋家桥街道举行欢乐潇湘美术书法摄影作品展 下一篇:辽宁鞍山:书屋传情爱洒钢城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