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说系列:中国第一玩家王世襄(7)
分类: 素材大全 热度:993 ℃

吴欢与王世襄
六、玩出了灾难
1952年,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由于世襄先生过去曾任“清损会”平津区助理代表,当过“大侦探”“接收大员”。
故在“三反”运动中被小人揭发受到审查,去公安局看守所呆了十个月。
查明无贪污问题,却被解职。“哑巴让驴操了——有苦说不出来。”
既不招国民党,又不惹共产党的大玩家失业了。
在铁饭碗的中国此种惩罚,仅次于判刑。但他却很快平静了,并不以为意,认为这跟上大学时被开除差不太多。
从1949年回国后,他已开始收藏研究明式家具及各种漆器,玩家自有玩家的气派,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他反倒可以专心致志玩自己爱玩的玩艺儿了。
1953年,中国音乐研究所所长杨荫浏先生素闻世襄先生学富才雄,出于为国家惜才考虑。收容了不识五线谱又非歌唱家的王世襄先生。
世襄先生不负朋友厚望。勉为其难,扬长避短,竟成绩斐然,编出了超越前人的《中国古代音乐书目》、写出了《古琴名曲广陵散》、《信阳战国楚墓出土乐器初步调查记》等多篇重要论文,并创建了“古代音乐陈列室”。
王世襄著作及手稿
1957年,“反右”风暴席卷知识界。
世襄先生在鸣放会上提出“三反”运动不该搞“逼供信”,不该给他乱扣帽子。
岂料一顶右派帽子又扣在了他的头顶之上。
这在中国,等于进了地狱,真是活见鬼!
绘画大师徐悲鸿先生早年曾书对联一副,上联为“独持偏见”,下联为“一意孤行”。
又云:“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玩家王世襄是其人也!
他虽不喜欢戴帽子,并不怕戴帽子。当年玩丢了白鹰既然丢得起,现在的右派帽子也照样戴得起。
其实所谓“右派”帽子,也是件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事情。只要不妨碍玩,带什么帽子都可以。
世襄先生在这期间,又玩出了《髹饰录解说》(研究古代漆器的专著)、《画学汇编》、《清代匠作则例汇编》、《雕刻集影》等。
在当时的处境中,找出版社出书已不可能,对世襄先生来说,惟一能够传播心得的条件,是刻版,油印,自己装订成书,分赠图书馆及友人。
自己出书,说来有历史根源,世襄先生早有这方面的锻炼。
那是他在四川李庄中国营造学社工作时,为怀念母亲,身带遗稿,请马叔平、沈尹默两位前辈题签,节衣缩食,把社里发给自己点灯的一桶煤油,坐小船行六十里,江流湍急随时有翻船之危,运到宜宾集市上变卖掉,凄钱买了几刀夹江竹纸,于油灯下用他的晋唐小楷书写上石,亲自监督石印,亲自折页,亲自装订,印出一百册,分赠各图书馆。
后来他将此事告诉父亲,父亲大为喜悦,从此《历代妇女著作考》上有了他母亲的著作和名字。.
当时的中国,正是突出政治的年代,私印书籍,被视为非法,随时都会引来祸灾。
世襄先生印的这些一般人看不懂的东西,危险犹甚,终于有人在领导面前告发,说他印的是反动书刊。
古人自有天相。共产党员音研所长李元庆站了出来,态度鲜明地保护了王世襄,认为右派王世襄印的是好书,而且治学严谨,是大家学习的榜样。
为此却引火烧身,文革中多次挨批挨斗。后来李元庆先生病逝,世襄先生撰联吊挽,“风雨(指运动)廿年频,每为累君增痛痰箫韶千岁业,深钦忘我瘁心神。”其凄凉悲痛,于此可见。
这一时期。虽然顶戴“右派”花翎,但从心理上讲,是他玩得最成熟,最有收获的时期,尤其对家具、漆器、竹刻方面,倾注了绝大的玩心。
当年摔跤放鹰走狗练出的体魂,使他有足够的精力去苦玩狠玩。
王世襄骑自行车
一辆28型旧脚踏车,车后有一能承重一二百斤的大货架,架上有大小包袱,麻包片。
从著名的收藏家到一般的市民,从古玩铺、杂货屋到打鼓人家,从鲁班馆木器店到鬼市、晓市、旧木料摊,到处都有他的足踪轮迹,车上时常绑着他买来的小条集、闷户橱、桌、椅、方凳等。
能买的买,买不起的或不准买的就拍照,无论是朋友家的,还是遇上的,找到的,他都不达目的不罢休,亲自带着摄影师,赔笑脸,甚至求情,好歹总要拍下来。
名贵的紫檀、花梨木器都属于扔到河里沉底的木质,重得要命,世襄先生天生膂力不凡,更有肯千的憨劲。
往往亲自把家具搬到亮处拍摄,然后归回原位,并随身带有抹布和鬃刷,拍时擦拭干净。深得家具主人的赞许,久而久之名誉极佳。
自然也常遇见难说话的主儿。说了多少好话,赔了多少小心,反而惹得人家厌烦,被轰出门外。
世襄先生并不计较,依然兴高采烈当玩似的和他们周旋,似乎永远不知疲劳。可见他已是玩入骨髓,无可救药了。
1966年忽然来了个文化大革命。其势凶猛,乱不可当。“文化”似乎真的生了什么怪病,非要把命革一革不可。全国所有的文化人都为此目瞪口呆,不知所以。
他们惊讶地发现。有几千年文明史的中国发展到今天,孔子、孟子、老子、苟子、墨子、庄子、韩非子,这些有大学问的子,竟然垒成了孙子。
屈原、李白、杜甫、苏东坡、自居易也销声匿迹,无影无踪。
为此世襄先生心中郁闷,一气成病得了肺结核。
1969年,世襄先生带着病去了湖北文化部干校,工作是放牛。玩不了别的他又玩起了诗词,并有了“我学村童君莫笑,倒骑牛背剥莲蓬”的佳句。
据他的老友朱家潘先生回忆。一次在干校菜地旁,见一株倒在畦边而色灿如金的油菜花。他对世襄先生说“油菜能对付活着的劲头真大,已经倒了,还能扭着脖子开花!”世襄先生笑言:“我还给它作了首小诗呢。”说罢掏出一张纸,上写:
风雨摧园蔬,根出茎半死。
昂首犹作花,誓结丰硕子。

《欢说系列》中国第一玩家王世襄,分八期登完,未完待续

标签:

上一篇:元·倪瓒书法赏析 下一篇:老师杨康乐书法绘画作品欣赏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